首页  »  淫色人妻  »  門當戶對樂新歡-淫妻奸情

門當戶對樂新歡-淫妻奸情

添加:2018-10-27来源:互联网人气:加载中

門當戶對樂新歡-淫妻奸情



  大鹏和秀巧两口子自从搬入新居之后,经常都听见包租的淑君和旺财两夫妇大吵特吵的,几乎吵到天亮才罢休。他们吵得左右邻居都不能入睡。尤其是大鹏两夫妇更加难过。因为他们从来就没有被人如比吵过。现在一旦听到吵闹声音,更加不能入睡了。而且他们又是一对新婚夫妇。听到此种声音,不禁感到惊奇。
旺财和淑君为什么事吵呢﹖原来淑君是一个天生奇异的女人,她的阴户生得十分阔大,而且子宫又生得非常深入。而旺财呢﹖他的阳具,却生得小得可怜,而且很短。所以在性生活方面,旺财就不能使淑君满足了。
每当淑君要求旺财行房的时候,旺财就有点惧怕起来。他总是战战兢兢,常有临阵退缩之表现。而淑君就觉得十分吊瘾。
及至玩至旺财高兴的时侯,那条肉蕉硬了,然后插到淑君的阴户里去,淑君却觉得一只老鼠走入大洞似的。她感到空空无物,且毫无快感可言。
所以每当旺财和淑君相好的时侯,淑君必定会大骂旺财。甚至大吵特吵,大闹特闹的。把通屋子的人都吵醒了。不过如今屋里人都习惯了。倒也不觉得有什座难过之处。可是新来的大鹏两夫妇呢﹖因为他们没有习惯这种吵闹的声浪,所以就觉得奇怪起来。
他们奇怪的是什么呢﹖原来他两夫妇也是一对阴阳两具不合的冤家。
这天晚上,大鹏睡到半夜的时候,忽听到隔房有声响。侧身再听清楚一点时,听到淑君对旺财道﹕「喂﹗快上来开波吧,我的底下痒得很了。老公快点用帮我止痒吧﹗」
旺财道﹕「今晚我不想做了﹗」
淑君怒骂道﹕「什么﹖你说什么话﹗你是什么意思﹖不想作我﹖你这话从何说起。你是我的老公,找是你老婆,你不应该尽责任吗﹖
旺财道﹕「不是我不尽责任,而是每次作你时,总被你大骂一顿,难道我尽了责任还要挨你的骂吗﹖」
淑君道﹕「哎呀﹗这话亏你说得出来,你学人做什么男人﹖一个妻子都不能慰籍,亏你还是男人呢﹗」
旺财道﹕「我可管不了那么多﹗」
淑君道﹕「我也管不了那么多﹗你赶快脱下裤子吧来弄吧﹗否则,我就偷汉子勾男人,看你戴绿帽,才觉得舒服吧﹗」
旺财一听老婆要让他戴绿帽,他就惊慌起来。他马上对太太说道﹕「好﹗好吧﹗你别吵了,我来插你就是了。」
淑君道﹕「这还差不多﹗」
这就是旺财和淑君的前奏曲。大鹏听到也感到奇怪了。他心里想﹕想不到除了我两夫妇是一对阴阳不合的夫妇之外,还另外有一对呢﹗
大鹏等了一阵之后,又听淑君道﹕「哎呀﹗我好痒呀﹗我的下面更加得得厉害了,为什么你的肉肠还不插到阴户里去呢﹖」
旺财道﹕「太太,我的家伙早插进阴户去啦﹗」
淑君道﹕「我怎么没有感觉到呢﹖」
旺财道﹕「我的家伙此时正在你的肉洞中出出入入呢﹗」
淑君道﹕「哎呀﹗你这死鬼,真是我的大冤家。你的肉肠细小得可怜。我的阴户又那么大,都不知我和你怎么可以做一世夫妇呢﹖」
旺财忙道﹕「太太,我尽力就是﹗」
淑君又叫道﹕「哎呀﹗你这没用的人,天下间最没用的就是你了。」
淑君说罢,一巴掌照看他脸上打去。祇听得拍的一1声。大鹏这边听得十分清楚。他不禁暗暗吃惊,他的心里推测着,淑君的阴户一定是很巨型了。否则不会如此的。
大鹏又想到自己是一个巨型阳具的人物,假如能配上淑君就好了。他想了一下,不觉肉蕉又硬起来,这时他又禁不住淫兴大发。他马上对妻子迫﹕「来吧﹗秀巧,我的肉蕉又硬了﹗你让我来一次吧﹗」
秀巧一听到丈夫要插她,就觉得是件痛苦的事。这大约与她的阴户生得太小有关係吧。她丈夫的肉蕉实在太长,太大了。她恐惧地说『不要了吧﹗』
大鹏听了太太的话,就不高兴了。他道﹕「你是我的太太,你有这个义务的。」
秀巧道﹕「哎呀,也没有天天要的道理呀﹗」
大鹏道﹕「你为什么会这么讨厌呢﹖」
秀巧皱着眉头,滴下眼泪来说道﹕「你插死我算了,我大概是前世欠你的吧﹗」
大鹏道﹕「那你就快脱衣裤吧,我的肉蕉好硬了﹗」
当下大鹏就翻身上来,骑在秀巧的身上。他把秀巧的乳罩拿掉。秀巧的乳房生得雪白高耸,柔若无骨,像个皮球一样。大鹏把她玉乳抓了一回之后。虽然捏得秀巧周身酥痒起来,可是她一见丈夫的肉蕉,就害怕起来了。她总是担心小穴会胀裂。
她曾经用尺量过丈夫的阳具,足足有七寸长,差不多有寸半口径那么大,难怪秀巧见而生畏,心惊胆颤了。
这时,大鹏压在秀巧身上。他把肉蕉对準了她的阴道口,準备插进去了。祇见秀巧在闭着双眼,不敢望他,下身的两条大腿,尽量张开来,张得大大的,但是心里却紧张得很,连阴唇也在颤抖。
大鹏把肉蕉向她的阴户插了进去,谁知仅仅进了一个龟头,秀巧就嘌痛连连了。而这时大鹏却不理那么多,挺着阳具,用力一插。『滋』的一声,就把整恨肉蕉都进她的阴道里去了。祇听秀巧大声叫道﹕「哎呀﹗痛死我了﹗」
秀巧一面哭,一面叫。面青唇白,十分痛楚。然而大鹏毫无怜香惜玉之心,还是不断抽插着肉蕉。痛得冯秀巧大叫道﹕「哎呀﹗你插死人了,求求你轻点吧﹗」
秀巧随床动哀呜,十分凄凉。这声音给淑君听到了,却感到十分有趣。
祇听见秀巧又叫道﹕「老公呀﹗你慢一点插吧﹗你的肉蕉太大了,我的阴户就要裂开啦﹗哎呀﹗实在痛死我了﹗」
淑君一媳冯秀巧大叫大嘌,又听她说丈夫的肉蕉又长又大,心里不禁羡慕起来了。她心想﹕假加两对夫妇交换一下就好了。为什么大鹏的肉蕉这么大,而我丈夫的小呢﹖这太不公平了。何不交换来玩一下,岂不是大家都得到快乐吗﹖
淑君虽然这么想着,但她又说不出口。祇好任由人家插得凄凉不勘了。
过了一会,冯秀巧娇喘嘘嘘的声音传来。她对丈夫哀求道﹕「啊﹗老公﹗我实在受不了啦﹗」
大鹏道﹕「忍着点吧﹗」
他依然故我的狠狠抽插着。秀巧哀声道﹕「求求你﹗可怜我吧﹗快把肉蕉拔出来﹗哎呀﹗我同你打飞机好了﹗我实在受不了﹗」
秀巧十分凄凉的对丈夫求情。大鹏看她实在可怜。无可奈何的,祇好把肉蕉拔出来秀巧的痛苦一解除,立即用手替丈夫打飞机。祇见她的手捏着大鹏的肉蕉,上上下下的套动着。不一会,大鹏的肉枪也就喷射了,于是他过瘾了。一切突然变得清静了。
隔邻房的性事做完,淑君感到十分可惜。淑君虽然同旺财插了,此时阴户中仍然痒得厉害。但也不敢出声。她实在没法,惟有叫旺财用手同她挖阴户来过过瘾。
旺财无奈何,祇好用手插进她的阴道里去挖,挖了一会、淑君的阴户里的骚痒才消失了。他们一直睡到天亮。
次日,淑君因为知道大鹏的肉蕉大,她就对大鹏十分要好,总是借故讨好他,同地亲近。她的一举一动,都变成一个淫妇的样子。大鹏也和她周旋。两个虽然肩来眼去,但各怀心事,不敢明言。因他们一个是有妇之夫。另一个是有夫之妇。怎么可以相亲相近呢﹖
淑君忽然计上心来,走去戏院买了两张戏票回来。她对旺财道﹕「旺财,有个朋友送了一张戏票诵我去看大戏,你知道我不喜欢看大戏,不如给你去看吧﹗」
旺财听说大喜,即刻答允。淑君又走到秀巧那里去。她对冯秀巧道﹕「喂﹗我今晚请你去看大戏,你先行一步,我马上来。」
淑君把戏票递给她。秀巧是个戏迷,见到淑君请她看大戏,她当然大喜了。她连忙道﹕「哎呀﹗周太,让你破费了,真谢谢你啦﹗」
秀巧果然吃过晚饭,就去看戏了。秀巧走进戏院,才发觉旺财在邻座。她问道﹕周先生,你太太怎么没来呢﹖」
旺财道﹕「我太太不喜欢看大戏,所以她叫我来看。」
秀巧也不盘问,就看下去了。大鹏这天放工回来,不见了太太,正想追问。而淑君已走过来道﹕「你的太太同我丈夫看大戏去了。」
大鹏道﹕「真的吗﹖」
淑君道﹕「这有什座奇怪,你戴绿帽子,你还不知道吗﹖」
劳大鹏闻言大喜,忙问道﹕「你丈夫同我老婆勾搭上了吗﹖」
淑君道﹕「这有什座奇怪的。亏你还不知道呀。他们两个早已勾搭上了,几乎连我都骗了。」
大鹏道﹕「周太太,为什么你愿忌让丈夫勾引情人呢﹖」
淑君道﹕「我当然不是愿意的,但后来他们说出原因,我也心服了。」
大鹏道﹕「什么原因﹖」
淑君撒娇地打了他一下,才笑道﹕「你太太的阴户太小了。她说每次和你做爱时都相当痛苦,而我丈夫的肉蕉也细小,所以他们就脱下来看看。他们原不想勾搭的,但又想试,怎知一试就快活起来,因此他们便常常幽会,我也不理他们。」
大鹏道﹕「是真的么﹖」
淑君道﹕「是真的呀﹗」
大鹏道﹕「没骗我﹖」
淑君道﹕「我怎会骗你呢﹗」
大鹏呆呆的看着她。淑君又道﹕「喂﹗你的肉蕉是否太大呢﹖」
大鹏听淑君如此大胆,这件事她也敢说出来。因此,他对她就想入非非,而对自己的太太也不理了。
他说道﹕「淑君,你的阴户是否很大呢﹖」
淑君见他说出如此挑逗的话,就浪起来。她说道﹕「鹏哥,不如我们脱下来研究一番好吗﹗」
大鹏道﹕「啊﹗好呀﹗」
淑君笑道﹕「你先脱吧﹗」
大鹏道﹕「假如我的蕉硬了,怎么是好呢﹖」
淑君笑道﹕「你是坏东西,大家不过研究一下生理,怎的你又想入非非﹖正经一下好不好。我们就脱吧﹗」
淑君说完,立即把衣服脱去。她躺到大鹏的床上。大鹏见到淑君好像一头大肥猪一样。她那两只肉乳,十分硕大,差不多好像大汤碗反转来似的。然而她的阴户呢﹖说来真是令一般男人害怕呀﹗她的阴户周围有六寸的纵横,阴唇两边高高突起,好像两个包子一样,而且阴肉也十分丰满。
大鹏看得呆了,心中大喜。他立刻上床抱住了淑君。
淑君道﹕「哎呀,你这人真坏,你是想佔便宜呀﹖我现在要和你研究生理啊﹗你为什么来玩我﹖」
大鹏笑道﹕「你好动人呀﹗」
淑君道﹕「那就快脱衣研究一下吧﹗」
大鹏哈哈笑道﹕「你真是郝婆呀﹖好吧,我也脱下衫裤给你看看吧﹗你的阴户的确够阔了,但我的蕉也是巨型之物呢﹗」
说罢,他便脱下裤子来。大鹏的裤子一脱下,肉蕉就跳出来。粗粗长长的,好像大铁棒似的。龟头正在一跳一跳的耀武扬威。
淑君看了他的阳具,不觉吃了一惊。她说道﹕「哎﹗你的肉蕉真是太大了,也太长了呀﹗」
大鹏道﹕「你的阴户也不小呀﹗」
淑君道﹕「比起你的可要小一点了。」
大鹏道﹕「不会吧﹗」
淑君道﹕「怪不得听见你的太太晚晚叫痛呢﹗」
大鹏道﹕「她的阴户实在太小呢﹗」
淑君道﹕「我的阴户恐怕也顶不住呀﹗」
这时的淑君见到他的阳具后,心中大喜过望,立即用手去抓住他的阳具,祇是捏得一半。另一半仍虎虎生威突出来。
这时大鹏哈哈大笑道﹕「淑君,为什么你又来非礼我呢﹖」
淑君道﹕「你先来非礼我,所以我也要非礼你呀﹗」
大鹏道﹕「你真是风骚﹗」
淑君道﹕「你要强姦我吗﹖」
大鹏道﹕「我强姦你又怎样﹖」
淑君浪道﹕「你敢吗﹖」
大鹏道﹕「我们大家研究生理嘛﹗当然敢啦﹗难道你也用强姦手段报复我吗﹖」
大鹏说完之后,就抱起淑君。两个人便紧的抱在一起。大鹏的嘴对着她的嘴吻了下去,他一手在她乳房上抚摸着,摸捏着。另一只手指扣得她的骚水直流,给他玩得不亦乎。她浑身上下都酥麻了。她说道﹕「好痒哦﹗」
大鹏道﹕「那里痒呢﹖」
淑君道﹕「还有那里呢﹖不就是阴户嘛﹗」
大鹏道﹕「来,我来帮你搔搔养吧﹗」
淑君道﹕「死佬,你说要强姦我,为什么不开进攻呢﹖」
大鹏道﹕「我怎敢强姦你呢﹖」
淑君道﹕「没有关系的呀﹗」
大鹏道﹕「强姦是犯法的行为,我是一个好人呀,怎能去犯呀﹖」
淑君道﹕「起哎呀,你是一个假君子呀。你强姦,我不控告你,你也不会犯罪呀。既然你怕犯罪,不如大家研究生理吧﹗」
大鹏道﹕「你不会想吗﹖」
淑君道﹕「可是你不敢呀﹗」
大鹏道﹕「试试看吧﹗」
淑君道﹕「我的阴户很深的,你的肉棒插进来研究研究吧﹗」
大鹏闻言哈哈大笑﹕「淑君,你真是风骚的妇人,亏你能够想出这个名词呀,这么的研究生理,岂不也是性交吗﹖」
淑君道﹕「不错,因为你怕犯罪,所以我才想出这个名堂来呀﹗」
大鹏道﹕「对﹗有道理。」
淑君笑道﹕「研究生理既不犯法,又不伤风化,岂不两全其美吗﹖」
大鹏说道﹕「你不怕我的肉茎又长又大吗﹖
淑君道﹕「我就是不知道怕不怕,所以叫你来研究一下。你的肉茎插入我的洞洞之后,就知道怕不怕了。」
这时,大鹏就翻身上马。他跨在淑君的上面,压到她身上去。淑君心头一跳,一阵肉紧,她立即把大鹏紧抱着不放。
淑君笑着说道﹕「快把你的肉茎插到我桃源洞去吧﹗」
大鹏故忌慢吞的捏着弄着。淑君急了,她催促道﹕「我的肉洞痒死了,快来吧﹗」
大鹏捏着她的玉乳道﹕「淑君,你发骚了。你的肉洞为什么会痒呢﹗我们现在是研究生理呀﹗你何必这么紧张呢,慢慢也来不迟呀﹗」
淑君道﹕「哎呀﹗你又在说便宜话。你想吊我的胃口﹖冤家,你这样的作弄我,我就要咬死你了。」
淑君说完之后,果然狠狠在大鹏肩头上咬了一下。她的身体不停的扭摆,肉洞痕痒难忍。祇听见大鹏叫了一声。大鹏叫道﹕「痛死我了,你为什么咬我呢﹖」
淑君道﹕「你为什么作弄我呀﹖弄得我周身骚了起来,你又不把肉茎插到我的洞里去,所以就要咬你。」
淑君说过之后,立即用手去拉男人的肉茎。
不拉犹可,一拉,他的肉茎竟软了下来。淑君大吃一惊,说道﹕「你的东西怎么软了呀﹗」
大鹏道﹕「你为什么咬我,你一咬我就软了嘛﹗」
淑君说道﹕「唉呀﹗冤家,我以后不敢咬你了,请你硬硬吧,哎呀﹗我难过死了,假加你不硬,我可就要跳楼了。」
这时的淑君终于连眼泪都流出来了,淑君急道﹕「哎呀﹗你害得我好惨呀﹗」
大鹏见她的态度,也好可怜。而他的痛也过了。望着淑君裸体扭动,乳房摇曳,他的东西马上又硬了,当他的东西触到淑君的下体时,她立刻知道了。她大喜的说道﹕「哎呀﹗好了,你的东西终于又硬了,可以插我了,快把你的东西插到我的洞去吧﹗」
这时,大鹏也不好再作弄她了。忙把那东西对着她的肉洞说道﹕「好了,我开始强姦你了,但你千万不可咬我,否则那东西会再次软的。」
淑君道﹕「我不咬你了。你不用强姦,我等着你姦哩﹗」
大鹏道﹕「不咬就好了。」
淑君道﹕「快插进去吧﹗快﹗」
淑君说罢,又用手去垃他的东西,同时把两腿张开来。她的肉洞便大大的张开了。大鹏祇一稍用力,他的东西一插而入,祇听到吱的一声,整条巨棒就很顺利的插入淑君的肉洞去了。淑君叫了起来﹕「哗﹗入进去了」
大鹏道﹕「好吗﹖」
淑君道﹕「好﹗太好了,你的又大又长,快顶到我子宫去了,雪﹗好过瘾哦﹗」
大鹏笑着说道﹕「你的阴户也不错呀﹗」
淑君道﹕「我先生的东西还没有你一半大,那能插得我过瘾,哎呀,太舒服了﹗」
大鹏因为自己的东西太大,大得她太太顶不住,一插进太太的阴道就叫痛,所以每一次和他太太性交,祇插了一半,就停住了。往往不能尽兴。现在就大大的不同,大肉茎遇到了大肉洞,挥洒自如十分过瘾。所以大鹏也说道﹕「过瘾,实在好过瘾,你的肉洞大小正适台我的肉茎,好舒服﹗」
大鹏一下下的抽插着。这也许是许久以来,他未尝过这样好的滋味。他静静享受,不停的猛烈干着。淑君被他插得,又舒服又过瘾。她嘴里不停淫声浪叫。阴道乐淫液浪汁横溢。
大鹏感到特别痛快。他以前插他太太,从来没有过插得她阴水直流。他听到淑君的叫声,抽插得更狠了。她便把屁股住上迎,迎凑着肉茎。大鹏也跟着往下送。这时淑君货在太舒服了。大龟头在小桃源洞里,不停进出,把一个浪穴插得祇是淫水直流不止。穴口上的两片阴唇,也随着大肉茎进进出出不住地煽动着。穴里的嫩肉也向外直翻。
淑君的心里也痒了。人也快软了,身体就象要飘起来一样。一阵阵地打冷颤。大鹏一见她快到了,也叫出声来了。他知道她快要泄了。就猛顶了几下,连根插到淑君的穴里。突然,淑君发狠了,用力的把嫩穴,狠很的一夹。大鹏惑到巨棒好像被咬住似的,一阵特别的舒畅,涌向自己的全身。大鹏的全身酥麻,屁股沟里,好像触电一样。大龟头上,一阵热烫。龟头上的马眼一张,滋的一声,就射出了一股热热浓精,又黏又烫。全都射在淑君的穴心上了。
淑君也在同时把耻部一挺,穴心用力一吮。她的全身,祇是发抖。穴心上一阵奇酥怪痒,传遍速了全身。穴里也泄出了白液,两人足足纠缠了四十五分钟,才在同一时间泄身了。
淑君全身软绵绵无力了。大鹏也有些飘飘蕩蕩了,他气喘如牛地压在她的身上,一动也不动。淑君也娇喘嘘嘘的,躺在床上不动,连话也说不出来了。
淑君祇觉得,全身都处在舒畅和疲乏之中。肉洞里,已是十分舒畅了。好半天,他们才恢复过来。淑君伸手在大鹏脸上摸了一把,笑道﹕「大鹏哥,你真会干,弄得我舒服死了﹗」
大鹏笑着说道﹕「你还满意吧﹗」
淑君道﹕「当然满意,如不满意我就不会这么累了。」
大鹏道﹕「你的肉洞又大又深,我们是半近八两的。」
淑君道﹕「我也喜欢你的大肉茎,好粗好长﹗顶得我心花怒放。」
大鹏道﹕「其实你做我老婆才适合呢﹗」
淑君道﹕「可是偏偏就不是。」
大鹏紧紧把她搂在怀里。不一会,地们便相拥着睡着了。
且说旺财和秀巧。这一晚他们在百乐门戏院看戏,看到十二点。这晚所演的的戏,正是『猪八戒大闹盘丝洞』。秀巧和旺财看得十分过瘾。可惜他们不是两夫妻,否则,必定大大庆祝一番。
因此,他们各怀心事。因为每天晚上都听到各人床第之间的事,他们就无奈地对望苦笑。但他们也不敢说什么,一直到散场,两人才一起回家。
回家之后,各人都睡着了。这一层楼,是分开两截的。前一截就是旺财,和大鹏两家后一截是其他三房客住。全楼都是旺财包租的。因此旺财和大鹏两人在前座。
旺财一行到房门口,即听到一阵十分刺耳的声音。是女人被男人姦淫时发出声音。这种声音,秀巧也听到了。她觉察到这声音是由她房出来的,心中不由得感到奇怪起来了。为什座自己房中有这种声音呢﹖
这明明是男女交台的声响。劈劈拍拍的肉与肉接触,和滋滋的淫水声,以及吱吱的床板活动声,还有雪雪的过瘾之声。
秀巧听得不禁无名火冒三丈,她想立即冲进房去看个究竟。她正要踏进房间里的时候,旺财立即拉住她。
他细声对她说﹕「秀巧,何必性急呢﹖不如回到我房间去听听是谁吧,或者问问我太太就知道了。」
秀巧认为旺财说得合理。她就同旺财走进他的房间去。她踏入房门就叫道﹕「周太太﹗周太太﹗」
谁知她叫了几声都没有人应。这时她大吃惊,立即去开灯,电灯亮了之后,果捻不见淑君,旺财也感到奇怪。
为什么不见淑君呢﹖他们两人正在犹豫之间,隔房有一个女人说话了。祇听她呻叫着说道﹕「啊﹗大鹏哥,你真行,你的话儿不但又长又大,还很硬哩﹗插进我洞里好舒服哦﹗」
接着又是床板吱吱之声,不断地响着,接着又是气喘嘘嘘之声,和插穴时的滋滋之声。一会儿,又听到﹕「哎呀﹗你的肉茎插得我舒服死了﹗雪﹗快活死了,好男人,你把我插到天亮好了﹗」
「哎呀﹗这些声音,不正是淑君的声音吗﹖」旺财说道。他和秀巧都听得傻住了。俩人你望我,我望你。秀巧立即感到很离过,知道自己丈夫和淑君正在偷欢。她面对着旺财,不禁脸红了起来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两人都窘极了。一会儿,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坐到床边上。但就在这时,又听到了大鹏在说话,他说道﹕「淑君,你这个肉洞真好,我可以放心横冲直撞,不像我太太那样,稍一用力就又哭又叫的。你的淫水这么多,一定好过瘾吧﹗」
淑君道﹕「我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,他的东西太小了。」
大鹏道﹕「我也是这样,自从结婚后,每插到一半,她就叫痛,不知道她的阴户为什么生得那么细小。」
淑君道﹕「我先生的肉茎还不是一样,插到我里面一点感觉都没有。」
大鹏道﹕「对了,我有办法。」
淑君道﹕「什座办法﹖」
大鹏道﹕「就是不知他们愿不愿意﹖」
淑君道﹕「说说看嘛﹗」
大鹏道﹕「不如我和旺财商量,两家交换太太来玩吧。我睡他的太太,他睡我的太太。淑君,这办法你赞成吗﹖」
淑君道﹕「妙极了,如果能这样就太好了。」
大鹏道﹕「就是怕旺财不肯。」
淑真道﹕「就是她不赞成,我也要偷偷和你来。」
停了一会儿,淑君又说道﹕「不知秀巧会妒嫉吗﹖」
大鹏道﹕「我跟她说说看﹗」
淑君道﹕「如果行,这样一来,你太太也不用辛苦,而能享受到乐趣了。等他们回来之后,我提出向他们说明。」
这样的话,旺财和秀巧都听得清清楚楚。旺财不由得感到十分有趣。他望望秀巧,谁知道秀巧哗然一声,倒在床上哭起来了。
这把旺财弄得莫明其妙起来。他不知所措,低声道﹕「你哭什么呀﹗他们的话你不是听到了吗﹖哭有什么用。我们还是想办法对付他们吧﹗」
秀巧道﹕「他们已经做出来了,我们还有什么办法呢﹖」
旺财想了一会,他灵机一动,心里想道﹕何不乘机同秀巧做起那事呢﹖一来可以试试秀巧的滋味,二来,也是报复的行动呀﹗
于是他对秀巧说道﹕「其实他们所说的话也是有道理的。因为他们两个都是大码之物,而我们封是细小之物,巨大对巨大,细小对细小,也是合理之事。」
秀巧沉吟不语,旺财也知到,即使秀巧不愿意,也不会出丑的。因为已经有她们两个先做了。旺财想到这里,就大忙起来了。因为这时的秀巧已经伏在床上了。旺财就乘机睡在她身边,他伸出手轻轻的抱着她,安慰她道﹕「秀巧,你何必伤心呢,既然他们可以做得出,我们也可以做,你的意思怎样﹖」
旺财说过之后,更加把冯秀巧抱得紧紧的。这时的冯秀巧联想到旺财这番话,才知道自己的身体也在旺财的怀抱中。她感到甚难为情,羞得不敢看旺财一眼。
但她一想,自己丈夫的肉茎实在太长,不能适合自己的肉洞,同时又听到他们在说旺财的东西小。如果交换做爱,也是个好办法。不过秀巧是个正经的女人,对这事是不便开口的。歪曲她又是没有什么意见的。当下,秀巧惟有不出声,连动也不敢动。
枉财见秀巧不言,知道她是怕羞,他就再进一步,去把秀巧身体各处摸了起来。接着,旺财就把自己的衣服脱个精光。然后又去搂着秀巧,抚摸她的乳房。在她耳边轻轻道﹕「他们玩得那么高兴,我们也来试试吧﹗看我们是不是比较配合一点。」
秀巧一听旺财的话,羞得无地自容。她偶而望了他一眼,见他全身赤条条的抱着自己,不由心中一震蕩。像这种行为,她从来未曾做过的,所以她不觉失声叫了起了。随即又道﹕「周先生,这多难为情,怎么可以呢﹖」
旺财道﹕「怕什么﹖他们都已经做了。我们就试试吧﹗」
秀巧道﹕「不太好吧﹗」
旺财道﹕「起来吧,我替你脱衣服﹗」
秀巧听旺财要为自己脱衣服,心中不禁惊慌起来。她不知所措,忙用手掩若玉乳。但旺财一动手时,她的全身都酥麻了,祇好任由旺财把她身上的衣物一件一件地脱去。不一会儿,旺财已将她的外衣脱下了,祇剩三角裤。可是这时秀巧用手拉住裤头,不让旺财再脱了。她说道﹕「周先生,不要了嘛﹗」
旺财在秀巧耳边说道﹕「我好爱你呀﹗你给我吧﹗」
秀巧粉面通红地说道﹕「如此丑怪的事,怎做得出来呀﹗」
旺财道﹕「有什么不可以呢﹖来吧,乖乖﹗」
旺财又去脱她的三角裤,但还是被她阻止了。
旺财无可奈何,祇好用力在三角裤脚一拉。祇闻嘶一声,她的三角裤就破了一边。余下的一边很容易就拉开了。这时秀巧的肉洞就可全部见到了。祇见秀巧又是「唉呀」一声,把头伏在他的胸前,不敢看他了。她的心直在跳功着。
这时旺财紧紧抱着她,一直在抚摸着她的乳房。旺财道﹕「秀巧,我来插你了,你仰起身子吧﹗」
秀巧娇软无力的说道﹕「我怕,你的东西长不长呢﹖」
她真的十分害怕害怕大肉茎。她已经被丈夫粗硬的大阳具弄怕了。旺财温柔地搂住她轻声说道﹕「不,不会的,你用手摸摸就知道了。」
说着拉着她的手,放住自己的肉茎上。秀巧用手去摸他的肉茎,轻轻捏了一下。祇见他的肉茎,十分坚硬,竟如铁棒似的。但是就不及丈夫的粗大,秀巧的心里登时踏实了许多,她即刻摆正了姿势,把两条大腿左右张开。这时她已不再畏羞了。她的两手紧紧抱着男人的身体。
旺财立即给她一个甜吻,随即用手玩弄她的乳房。捏弄着她的风流洞,感到洞里已湿润润了。这时冯秀巧被弄得全身酥软了。她说道﹕「哎呀,不要再玩我了。痒得要命了。我的那里宜在难过极了,你要弄,就快把你的肉棒插进去吧﹗」
旺财闻言,就把肉棒对準了她的小穴。而秀巧也用手去拉他的肉棒,带到自己的阴道口。他把龟头在洞口磨了几下,阴户中随即流了淫水出来。旺财稍稍用力,把肉棒一顶,就进去了。秀巧觉得十分舒服,并无痛苦的感觉。她就大叫起来道﹕「唉呀﹗好快活哩﹗为什么你弄我不会痛呢﹖真的是十分舒服哩﹗」
旺财道﹕「好了﹗这就真的太好了﹗」
旺财也是从来没有一次过瘾的。现在可就不同了,她的肉洞和他的肉棒合得来,所以感到很过瘾。他见冯秀巧发出淫语浪声,他也十分高兴。他挺起了大肉棒,不断出出入入,秀巧的阴户被地插得滋滋作响。
旺财狠狠地插着女人的阴穴。那根肉棒越顶越硬,好像要插死她才甘心似的。秀巧的穴里感到好充实,但不会像大鹏插她时那么痛苦。她的小穴里胀胀的,每一下都顶在穴心子上。她原来那痒的地方,被他一顶就不再痒了,反而穴心子上,舒舒坦坦的。如果他的肉棒不用力顶,阴道里反而又会痒了。
旺财一阵狂抽猛插,女人小穴中的浪水又流出来了。秀巧一边挨插,一边想着﹕原来性交是这么舒服呀﹗祇是自己的丈夫的肉棒太,所以就祇有痛苦而没有快感。要知道做爱是这么好,早就该和旺财偷情了。
两人快乐得不断发出淫声浪语,这些淫声浪语淫传到邻房。大鹏和淑君知道旺财和秀巧在隔室干开了。俩人高兴地庆幸计划成功了。淑君不由哈哈笑道﹕「鹏哥,我们成功了﹗我们可以继续经常在一起开心了﹗」
大鹏也乐得紧搂住淑君。他说道﹕「是呀﹗我们有好日子了。」
淑君道﹕「你的太太和我的先生在玩得多开心,他们也舒服死了。」
大鹏道﹕「他们是一对配合的货色。我也为也们惑到高兴,从今以后,我的太太也得到欢乐了。」
淑君这时高声叫道﹕「秀巧,你们玩得开心吗﹖」
秀巧回答道﹕「好呀﹗舒服死了﹗」
淑君道﹕「这你应该感谢我才对。」
秀巧道﹕「感谢你什么呀﹖」
淑君道﹕「感谢我借一个老公给你呀﹗」
秀巧道﹕「哼﹗是你先抢走我的先生呀﹗」
淑君道﹕「所以你就夺走我先生,是吗﹖」
秀巧道﹕「这是公平交易嘛﹗哎呀﹗雪雪﹗我太妙了﹗你老公玩得我好舒服哦﹗」
淑君道﹕「我也好过瘾哩﹗你先生的大肉棒插死我了﹗」
秀巧道﹕「淑君,你老公也很会弄的哩﹗」
她们淫声浪语的互相嘌应着。过了一会,忽然见到淑君和大鹏两人赤身裸体地推门走了进来。淑君哈哈大笑道﹕「痛快吧﹗你们两个东西,也这般快乐舒畅吗﹖我们是来观战的。」
秀巧忽然见自己的丈夫来了,不由险红了起来,说道﹕「阿鹏,我对你不住。但这是旺财叫我给他弄的。本来是不关我事的,你可别怪我﹗」
大鹏笑道﹕「没关系的,我也弄他的太太呢﹗」
大鹏说完之后、就和淑君一起坐在床沿看自己的太太和旺财交媾。这时淑君和大鹏都是赤条条的。她和他也互相抚摸着对方的身体。看了一会儿之后,祇见旺财喘着气说道﹕「哎呀﹗我要出精了﹗」
秀巧道「哎呀﹗我也快乐了死了,你暂时停下来吧﹗」
他们说过之后,已是喘着气,动弹不得。淑君大笑道﹕「你们也太不中用了,还不到一小时,就无能为力了﹗」
而大鹏这时阳具已笔直,他说道﹕「淑君,我的阳具又坚硬了,你躺下来,再给我弄一弄吧﹗」
淑君闻言大喜道﹕「可以呀﹗你真有本领,这么快就又硬起来了。我是任你插不厌的,我们就在这里干一次给他们看吧﹗」
淑君说完之后,马上睡到床上,粉腿高高抬起。旺财和秀巧见了此情形,便马上坐起来,看他们两件巨形的东西在大战。
祇见大鹏的东西果然粗大,好像铁棍似的。而淑君睡在床上,一个洞口露了出来。秀巧看了大叫道﹕「哎呀﹗淑君,你的阴户好大好深呀。你张开来好像大洞似的,难怪你不怕我先生的大肉棒呢﹗」
这时大鹏压1在淑君身上,挺着又粗又硬的肉棒插下去。祇听见『滋』的一声,整条大肉棒尽根没入。淑君叫道﹕「好﹗快活﹗妙极了,」
秀巧看得春心大动,也说道﹕「财哥,我们也来吧﹗」
此时,两个男人,两个女人,同在一张床,大战不休,干得死去活来。
自从这个晚上之后,这两对夫妇不时地互相交换着做爱,以方便寻欢作乐,他们共同生活在一起,过着十分美满的生活。